寸行寸心

【镇魂】山河人间

cp是万年不变的巍澜,楚郭~
#这是个五味俱全的馅饼,用来补补我那颗被剧版结局伤透的心#

——————
“哎,老赵这两天怎么这么安静啊,以前沈教授出差的时候他可是跟突然断奶的孩子一样的鸡飞狗跳。”窝在沙发上的大庆咬了口香酥小黄鱼,手上闪着油光

“要我说,他俩不会吵架了吧?”林静颇有些小兴奋的看向正在逛淘宝的祝红女士

吵架?呵呵,那俩死基佬从来只有越折腾越恩爱。就人沈教授每次看赵云澜时那眼睛里比山重比海深的感情,根本舍不得吵。当然了每次搞冷战都呕不过三天,最多五天撑死了。不,应该是憋死了,他赵云澜自己跟自己憋着气。

瞅了大半天祝红终于选出了自己看的顺眼的衣服,干净果断的付完款关闭淘宝,顺便甩出个小炸弹。“这么久了你们还觉得他俩会吵分开啊,倒不如赌人小郭今儿相亲能不能成呢。”

这不话刚说完,特调处大门口走进来个冰块脸的楚恕之,身后还有个亦步亦趋扣着挎包带垂着脑瓜的郭长城。

平时没少挨打的林静自然不敢去问明显脸上写着‘别靠近老子’的老楚,于是捏把爆米花倒进嘴里眼神荡漾的飘向软柿子郭长城。

“哎小郭,可以啊居然去相亲了,人姑娘怎么样啊~”软柿子小郭同志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抬头瞄了眼在看k线图的楚恕之又迅速低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了句“没成”。刚吃完舔爪子的大庆爆笑打滚道“别是你太害羞被人家嫌弃了吧哈哈哈哈~”“不,不是,副处,是,是楚哥,楚哥把我拎回来的。”“不是小郭姐和你说,你要自信,自信绝对让你迷倒…………………………"

突然蜜汁安静,就连林静嚼爆米花的声音都停了…………

"不是,小郭你刚说啥??"大庆一脸懵逼的望向半张着嘴嘴里还有没嚼完的爆米花的林静,"你相亲……老楚。。也去了??"

边看K线图边支着耳朵听的老楚冷着脸抬头扫了眼又盯回屏幕,“哼,敢挖特调处的墙角,我看是活腻了。”

…………特调处的墙角?怕是你楚恕之的墙角吧——果然人间不直的。“妈的死给!”祝红翻着白眼踩着高跟鞋走进了图书馆。林静抱着化猫的大庆转头回了实验室,只剩下脸爆红的小郭和面无表情的或者说看不出表情的楚恕之。

此时的处长办公室里,赵云澜两条长腿搁在办公桌上,上半身压在有些后仰的椅子里,耳朵里塞着的耳塞不轻不重的放着歌。这歌是他前几日陪几个姐夫喝完酒回去时在车上听到的。

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晚饭就直接灌了几瓶白的,刚上车准备回家,胃就开始抗议了。赵云澜想,要是沈巍看到现在的他,估计沈教授的脸色能和他的黑色长袍媲美了,索性伸手打开了汽车电台随手调了个频道。一段轻缓的音乐飘了出来。呦,音乐频道啊,虽然赵云澜更喜欢节奏爽快明亮的调调,但他现在懒得动,也就闭着眼睛放什么听什么了。

独自灼伤黑暗的黎明
为你逆转奇迹 为了你 承报应
担下所有罪名
挥之不去的海棠花在飘零
那只孤单身影
你可曾细细听 我曾在你不远距离
轻声浅吟
为你背叛神明 放逐你 随他去
独自灼伤黑暗的黎明
为你不惜代价 舍了命 换回你
万劫不复归去
挥之不去的海棠花在飘零
那只渴望身影
………………
为你不惜代价 舍了命 换回你
万劫不复归去
挥之不去的海棠花在飘零
从此后会无期
你可曾还愿意 让我回到那个夜里
把你抱紧
从此再难以触及
从此再也回不去
我愿为你放弃 愿为你逝去 愿为你沉寂……

那天电台里听到的歌曲渐渐的和耳朵里听到的音乐重合,赵云澜从嘴里拿出吃完的棒棒糖棍,抿了下嘴角闭着眼睛丢进了桌边的垃圾桶。脑子里不断的闪出沈巍的身影,各种表情各种情绪状态的沈巍。

初见时隐忍的激动和深情,后来多次遇见时的复杂眼神。开心的,悲伤的,内敛的,害羞的,惊讶的,气愤的,心疼的,克制的,绝望的,义无反顾的,毫不犹豫的,苍白而又鲜活。那么多的情绪,都曾出现在那双眼睛里,那双时至今日都令他赵云澜心动不已的漂亮眼睛。

新的大封落成,新的轮回也已稳定,办公室外那帮混蛋东西依旧过的欢快,作为灯芯的小郭没了一身厚如牛津词典的功德还是从前几百世那般的好心肠好脾气,"到底是我大荒山圣赵云澜的心眼儿~沈巍也从大煞无魂之人成了有三魂的新圣,不再受六界轮回天罚束缚。

可赵云澜依旧害怕,沈巍以身祭阵大封落成那个瞬间的震荡,那个瞬间的寂静,那个瞬间的痛,那个瞬间的心如死灰,如同附骨之蛆缠绕在他的心脏上落地生根。

赵云澜在那个瞬间脑子里什么都没了,但他记得沈巍过去对他说的话。
沈巍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沈巍说:“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沈巍说:"我故意留下假记忆误导你,故意让你看到我取心头血,故意离开你……都是为了让你心生愧疚,让你离不开我。你是要选择和我一起死,还是让我取出你这一世记忆,我和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沈巍说:“上下五千年,天上人间,你就只想和我说这一句话吗?人这一生,只为了两件事,值得自己赴死,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为知己成全自己。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

…………是啊,你多能啊,能的劳资打不得又骂不得,只能憋着。算了,还不是仗着劳资心疼舍不得,祸害,真他娘的祸害。赵云澜撇着嘴伸手从抽屉里又摸出个棒棒糖,剥了糖纸塞进嘴里起身出了办公室。

“小郭老楚中午出去吃么,回来给我带份牛肉粉丝,要辣的啊!”赵•能躺着绝不坐着•云澜又把自己扔在沙发上了。“好的赵处。”热心肠的灯芯立马拾掇拾掇东西,颠儿颠儿的跟着楚大尸王出门了。

到点了就觅食绝不拖拉的祝红和林静也早已没了踪影,剩了只大庆因为没人给他撸毛又摇晃着圆润的身子,把自个儿窝在了赵云澜脖子边打着小呼噜。一时间偌大的特调处就一人一猫,安静的很。

出差结束已是第四天下午四点,告别了其它市区的各大领域的成功人士,婉拒了同校老师的共车同回邀请,沈巍寻了处偏僻地儿,直接瞬移回了特调处,出现在赵云澜办公室。没见到人就出门准备回家,下楼时一眼就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他往心尖上放了一万年的人。

沈巍收回了斩魂使的黑袍,身上穿着干干净净的西装三件套,默默的扶了把鼻梁上的眼镜,缓慢无声的坐在沙发旁的椅子上。

黑黝黝的大庆早在沈巍下楼时就炸着毛跑进了林静的实验室里,开玩笑,谁敢当斩魂使的电灯泡?他才不要用自个儿脑壳去试斩魂刀的锋利呢!

……云澜。沈巍在心里温柔的喊着爱人的名字,镜片后的眉眼弯了个美丽的弧度,连着嘴角也是暖和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沈巍觉得古人说的没错。

沈巍进办公室时赵云澜就醒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赵云澜睁开眼睛朝着沈巍伸出双手,沈巍随手摘了眼镜放在桌上,并坐进沙发里将赵云澜上半身抱进怀里搁在大腿上。

“宝贝儿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沈巍笑着低头吻上了怀里人撅着索吻的嘴唇,轻抚着赵云澜的眉眼脸颊。“我回来了,云澜。”赵云澜手顺着小腹上的手摸上沈巍的脸停留在沈巍耳后轻轻摩挲,笑得风骚无比。
“我要吃你做的菜~”
“好。”
“我要喝你熬的汤~”
“好。”
“我要做你的人~”
“……”
“嘤嘤嘤你居然不愿意~水性杨花的男人~”
“我们结婚吧。云澜。”
赵云澜就这么躺在沈巍腿上倚在沈巍怀里看着他,沈巍由他看着,看着赵云澜的瞳孔里摆着自己的脸,看着赵云澜的嘴巴一张一合。

赵云澜对他说:“以山河为聘,以人间为礼。”
“好。”

山河里有你,人间里有你;即便是地狱,你在,我就在。所以,我愿意!

——end——

熬了一周终于看到了剧版的结局,讲真不如不看,又忍不住不看,心里的MMP和眼眶里的眼泪不计其数。。。致郁结局把我气到现在还憋着睡不着,只能变成这篇我自己都不知道啥玩意的文字。

在我看来,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沈巍确实为了赵云澜不惜代价舍了命,甘愿为他赵云澜背叛、放弃、沉寂、守护,放逐自己堕入黑暗。所以,他沈巍凭什么不能拥有赵云澜?天底下除了他沈巍,谁都没有资格和他赵云澜在一起!

另外,文里的歌是江南城的湫之灵,很早前就在我酷狗列表里,半夜睡不着随机着听到的。讲真,虽然没看过大鱼海棠,但从沈巍的视角去看的话,湫之灵真的就是他对赵云澜的剖白心声!小小的建议看文的澜孩女鬼们去听听这首歌~~

评论(5)

热度(60)